6个数复式四中四几组|天空彩票与同行

寒門再難出貴子?一份對北大的調查得出的答案

寒門再難出貴子?一份對北大的調查得出的答案


來源:中國現代家庭教育網  作者:霍思伊

(原標題:中國大學生家庭出身調查研究:寒門難出貴子?)

中國大學生家庭出身調查研究:寒門難出貴子?

2016年,李中清(右)與其父李政道合影于李政道90歲生日當天。圖/受訪者提供

  李中清:

  破譯中國精英教育的生源密碼

  本刊記者/霍思伊

  本文首發于總第837期《中國新聞周刊》

  李中清緩慢地走向講臺。他有著典型的“美式身材”和一張中國人的面孔。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縫,臉頰兩側微微鼓起,那種與年齡無關的少年感,和他的父親李政道一模一樣。

  臺下的很多同學并不知道他和李政道的關系。

中國人民大學的主持人介紹他:香港科技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歷任加州理工大學教授、密歇根大學教授、北京大學長江學者。 “他是將社會科學的定量方法應用于歷史數據分析的先行者。”

  作為加州學派的代表史學家之一,無論從履歷還是研究成果上看,李中清都已經憑自己的努力占有一席之地,無須靠父親揚名。

  從小他就想要擺脫父親的影響,因此選擇與物理截然不同的歷史作為發展方向。他研讀繁體典籍,苦練中文。他咬字清晰,表達流暢,雖然帶著“美國腔”。“中國正在從考試國家變成考試社會。”他說。

  這是2017年12月的北京。李中清獲邀作一場題為“民國時期高等教育與女性的教育和職業發展”的演講。

“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從民國時期的各高校單獨考試,多校聯考,到1952年全國統一考試制度的建立,李中清認為,高考改變了中國

  父親的熏陶

  從小,李中清就常聽父親說,是高考改變了他的命運。

  1943年,17歲的李政道考入浙江大學化工系。此前由于戰亂,他數次輟學,輾轉多地,始終沒有獲得過任何正式的小學、中學文憑。

  當時,中國高校普遍采取靈活多元的招生方式,單獨招生與聯合考試并存,只要年齡和成績達標,不需初高中文憑,也可以直接錄取。

  考入化工系后不久,在浙大物理系教授束星北和王淦昌的引導下,李政道的興趣逐漸轉向物理,并在大二轉入國立西南聯大就讀。后在吳大猷教授的推薦下,他大學未畢業便赴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碩士。由于表現優異,芝加哥大學教務長親自給校長寫信說明情況,李政道被學校破例錄取,成為世界級物理大師恩里科·費米(Enrica Fermi)的研究生。

  講到這里,李中清停頓了一下,他睜大眼睛,自己笑開了。“所以,我爸爸高中文憑沒有,大學文憑也沒有。博士是他唯一的文憑。”

  博士畢業七年后,31歲的李政道因與楊振寧合作提出“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恒理論”,共同獲得1957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

  李中清常聽父親說,他的事業是從高考開始的,沒有高考制度,就不會有后來的李政道。

  李中清15歲讀高中時,對父親說,自己以后不要學理科,不從事自然科學和應用科學,要研究人文社會科學

  1970年,他以SAT滿分的成績進入耶魯大學歷史學系,師從考古學家張光直,開始系統學習中國古代史。1974年至1983年,他在芝加哥大學歷史學系繼續攻讀碩博,導師是史學泰斗何炳棣先生。

  何炳棣的研究領域是明、清中國的人口和社會結構問題,致力于探索明、清時期中國社會組成及階層流動。

  何在《中華帝國晉升的階梯》一書中指出,明清中舉者中大約有40%出身于前三代無功名的寒門之家,中國教育與政治精英的來源相當多樣化,階層流動性較強。

  但1865年以后,清朝進士獲得者一直為官宦子弟壟斷,科舉制之下的社會流動性降到了最低。

  有學者指出,如果考慮家族與姻親關系,明清以來科舉的真正獲益者,可能只有約三百個大家族,且高度集中在江南、直隸等少數地區。

  何炳棣對科舉制與明清社會流動的研究,給了李中清很大的啟發。他從科舉想到了高考。

  在幫助父親處理大量的學生申請材料時,李中清對高考有了更為直觀的認知。

  從1979年開始,李政道牽頭創立了中美聯合培養物理類研究生項目(簡稱CUSPEA),通過與美國高校合作、自主命題的方式,用CUSPEA考試取代了當時在中國還沒有開展的TOEFL、GRE等成績認證考試。

  每年,李中清都要整理一百多份申請材料。讓他感到驚奇的是,這些優秀學生的來源非常多樣化,既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老牌名校,也有云南大學、蘭州大學等偏遠地區的大學。這與美國的精英學生集中在哈佛、耶魯、普林斯頓等常青藤聯盟的情況非常不同。

  然而,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生源逐漸集中化,從原來的“遍地開花”,變成北大、清華、中科大等少數幾所大學。

  李中清很快意識到這個轉變,他對變化背后的邏輯愈發好奇。

  1973年,李中清第一次來到中國,作為被周恩來特批的三位華裔后代之一,在復旦大學體驗中國的“革命”。

  和任何一個成長于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美國青年一樣,李中清反對越戰,因參加耶魯學生運動被抓,厭煩冷血的資本主義社會,對當時正發生在中國的“革命”有著天然的好感。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用文學為孩子打好“精神底色”
·下一篇文章:爸爸給十歲女兒的一封信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wvcdtu.shop/news/jymt/19129162612077AF24E8DDD5K2K29K0.htm




6个数复式四中四几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