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数复式四中四几组|天空彩票与同行

希梅克弗利薩克的魔琴

希梅克弗利薩克的魔琴


來源:中國民間故事網  作者:佚名

  莫特瓦娃碼頭上老吊車的看守員雅庫布·貢肖雷克有個女兒,名叫布雷吉德卡。格坦斯克再也沒有比她更美麗的姑娘了。不論是誰,只要見過她一次便永遠不會忘記她那像波羅的海的朝霞一樣鮮亮的臉蛋兒,她那雙像在碧綠的河水上飛翔的海鷗一樣潔白的小手。所有在碼頭上干活兒的工人,過往船只上的船員都愛上了她,所有的革但斯克商人也都看上了她的美貌。甚至連住在綠橋下面的大鯰魚每逢姑娘從長岸走過的時候,都要把它那滑溜溜的腦袋探出水面,翹一翹它的紅胡子。
  可是布雷吉德卡把這一切全不放在眼里,每逢有人來求婚,她都一口拒絕。
  “她準是在等著市長大人派媒人去!”在魚市場上出售比目魚、鮭魚、鱈魚和青魚的小商販卡塔日娜嘮叨說,被稱之為天鵝的磚砌的了望塔向這個魚市場投下一道藍色的影子。
  “我跟你說吧,”卡塔日娜大嬸的鄰居和教母巴爾巴娜雙手叉腰,神秘地說,“就是市長大人親自登門也會遭到她的拒絕!”
  “那她在等什么人呀!”
  “大概是在等待童話里的王子。”
  果然叫多嘴多舌的巴爾巴娜說著了,因為過不久,市長親自登門卻吃了個閉門羹。布雷吉德卡給父親管理家務,每天傍晚,她都要到老吊車樓太陽鐘下的小窗口給窗臺上的花澆水。那些用內河航行的大船往格坦斯克送糧食的身穿紅袍的鄉下小貴族們,都枉費心機地沖她微笑,那些城市樂師和流浪歌手們都白白在她窗下給她唱著動聽的歌曲。誰也打動不了她的心。可是有天傍晚,從奧加爾街和牛橋到糧倉島的路上狗吠聲停息之后,老吊車樓下響起了小提琴的聲音。這里要加以說明的是,糧倉島上確實有許多糧倉,每天晚上都要把狗牽到那里以防賊偷糧食。伴著悠揚的小提琴聲,有個洪亮的男聲唱起了歌兒:
  我有個家呀,
  我有份家業真不賴:
  四只貓兒會干活,
  兩只耗子會產奶,
  三條老狗看大門
  什么賊也不敢來!
  四只灰貓多么乖,
  又磨面,又擔水,
  活兒干得真是快。
  這歌曲跟平常在美麗的貢肖雷克小姐窗下唱的那些歌曲大不一樣了,因此,感到好奇的布雷吉德卡從窗口探出了自己美麗的小腦袋,她想看看在長岸上唱歌的到底是個什么人。
  黃昏的霧靄已經籠罩了莫特瓦娃碼頭,遮掩了臨水的糧倉的白墻和黑頂。在港口平臺上,有個穿白色粗呢外套的小伙子,背靠著一根朽木樁。紅色的匈牙利尖頂帽挑釁似地斜戴在后腦勺兒上,椴木小提琴靠著脖子,悠閑地拉著琴弓,奏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你可知道那音樂家是誰嗎?”雅庫布老人問,他那花白的頭也出現在窗口,緊挨著女兒金發的腦袋。
  “我第一次見到他。”
  “這是席梅克·弗利薩克。他是坐盧布林市長克洛諾維茨先生的大船來的。”
  “明天他們大概就要返回了吧?”
  “應該是明天一大早起航。”
  “可惜!”美麗的格坦斯克姑娘嘆了口氣,她從窗臺上的花盆里摘下一朵藍色的小花,扔到了平臺上。
  弗利薩克從地上拾起花,抬頭一望。他見到一個金發姑娘從老吊車樓厚墻的窗口探出了半個身子,他盯著姑娘那對又大又黑的眼睛看了許久,而她也無法使自己的眼睛離開那個維斯瓦河上的小提琴手。尤其是過了一會兒他又握緊了根木小提琴的琴頸,演奏了起來。那琴聲猶如圣楊教堂清晨的銀鈴聲,姑娘的心開始嗵嗵地跳個不停。
  木排上的姑娘,
  多么叫我喜歡,
  一雙大眼把情傳,
  烏黑的眼睛望著我……
  在這暮色蒼茫的鐘點,
  我再也不想回家園,
  就在這里把家安。
  事態的進程和歌中唱的一模一樣,盧布林的大船起錨回去了,而希梅克·弗利薩克卻留在了格坦斯克。不久,天鵝了望塔下肥胖的女商販們,便從貨攤后面,從那些游著銀色的魚兒的大盆大桶后面探出頭來,傳播著一個不尋常的消息。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貝烏丹湖上的女巫
·下一篇文章:美麗的青蛙公主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wvcdtu.shop/news/wtonghua/1811102255144G0DJI39BK870J9BG52B.htm


相關內容

無相關新聞



6个数复式四中四几组